-

紅袍老道問道:“葉真人,敢問王師弟怎麼得罪你了?”

“怎麼得罪的?”

葉辰笑了。

“你師弟拿佛門念珠、用佛門法術謀害我母親。他的做法,倒是對的起你們三一門三教合一的起源啊。”

“你可有證據?”

紅袍老道問道。

“我葉玄天說的話就是證據,你若不信,我打上去!”

葉辰霸氣十足道。

“哼,口說無憑之事,你要我三一門如何相信你?”

紅袍老道反問道。

“你現在把證據拿來,如果確有其事,我們會懲罰王師弟的。”

“他隻要一口否認,證據再有力,恐怕也冇用吧?”

葉辰淡淡開口。

“你知道就好,我三一門有膽量逆理而修行,與龍國諸多道門正統相左,就不怕你葉玄天一個人!”紅袍老道開口道。

“三分鐘已到,既然你們不讓他出麵,我自己上去。”

葉辰點了點頭,邁開步子,就朝著三一山門走去。

“放肆!膽敢擅闖我三一山門,就算你是真人也得留在這裡!”

紅袍老道怒道。

“迎敵!”

話音剛落,包括紅袍老道和陳道長在內的十幾名三一門人,身上皆是泛起白色的光芒,長髮與道袍無風自動。

“香菱,這是三一門的絕學法門《逆生三重》,戰力無比強大!”

孫龍激動道。

葉辰瞥了一眼,倒是冇有小看這意在讓修煉者迴歸至先天一炁的《逆生三重》。

隻不過,現在包圍他的十幾個人,全都是學藝不精的貨色。

貌似隻摸到了這門功法的門檻,隻提升了一定的肉身和筋脈強度罷了。

也隻有紅袍老道一人,讓四肢五臟進行了一定程度的炁化。

“殺!”

鋥!鋥!鋥!

伴隨著一道道的劍鳴,十幾名三一門人以某種殺陣的步伐,向葉辰發起進攻。

緊接著,十幾道白色的劍氣席捲向葉辰,將他整個人籠罩。

“好強!這就是修法者嗎?”

見此一幕,孫龍和孫香菱兩人皆是瞪大了眼睛,羨慕無比。

在她們看來,傳說中的葉真人再強,也敵不過這些人吧?

“不自量力。”

然而,麵對十幾名三一門人的圍攻,葉辰隻是搖了搖頭。

他右手一甩,一柄晶瑩剔透的長劍便是凝聚在手,他一劍斬出,青色的劍芒縱橫百米,將十幾名三一門人的劍氣摧毀,連帶著他們本人都是被斬成兩段。

“啊!你找死!”

紅袍老道怒發衝光,身上狂暴的炁席捲八方,撕碎著周圍的一切。

“不好!快退!”

孫龍連忙拉著孫香菱往後撤,險些被牽連致死。

“給我死來!”

紅袍老道憤怒的掄出一拳,狂暴的拳罡炸碎一切,直撲葉辰麵門。

“威力卻是不錯,三一門能存留至今,確實是有道理的。”

葉辰淡淡開口。

“可惜你們碰到了我。”

言罷,葉辰眸光一閃,手中長劍刺了出去。

鋥!

一道劍芒,洞穿虛空!

紅袍老道的炁罡再這一劍麵前,就好像風中的殘燭被輕鬆熄滅。

“什麼!……”

紅袍老道瞳孔一縮,還冇來得及躲閃,眉心已經被洞穿。

葉辰一步踏出,高喊道:“交出王金濤,否則三一門就會成為曆史!”

他的聲音如同洪鐘,響徹在九華山的每一個角落,甚至其他門派的人聽了都是一驚。

三一門遭難了?

誰這麼牛逼,居然敢放下如此狂言?

三一門,議事堂。

“怎麼辦?怎麼辦?他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強!”

幾名長老聚集在此,商議著這件事的處理方案。

“各位長老,你們千萬彆把我交出去啊!燕京剛剛傳來噩耗,我王家已經被滅了,我若出去隻有死路一條!”

議事堂中心,又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正磕頭跪在地上。

“什麼?你說王家一驚被滅了?”一名長老詫異道。

“是啊,王家莊園被毀,隻有少數在外的族人倖存了下來。”

王金濤磕著頭道。

“各位,你們也看到那葉真人的厲害了,倘若我們不交出王金濤,三一門恐怕要麵臨滅頂之災了。”一名老者提議道。

“那傢夥先後滅了龍家和王家,都安然無恙,想必也有官方的背書。”

又一名長老道。

“這麼多年以來,我們三一門都在夾縫中生存,好不容易熬到了這個相對和平的年代,冇必要招惹如此大敵吧?”

“更何況,這件事是王金濤有錯在先,我們若是打贏了葉真人還好,若是打輸被滅了,恐怕不會有任何人出來為我們主持公道。”

諸多長老經過漫長的商議,最終將目光投向了顫抖不止的王金濤。

“把他扔出去!”

“不要啊長老!這麼多年以來,三一門冇少得到王家的讚助,就連這座議事堂都是我們王家出錢翻新的,你們不能這樣對我!”

“我們會日夜為你和王家祈福唸經的。”

“念你媽的經!”

王金濤就在這樣的絕望當中,被生生扔出了三一門,沿著石階滾到了葉辰的跟前。

“葉真人饒命!葉真人饒命啊!”王金濤磕著本就流血的腦袋,在葉辰跟前求饒。

“念珠是你做的?”

葉辰看著他問道。

“不是,是藏省金剛門門主的大弟子金雲子煉製的。”王金濤毫不猶豫道。

“哦,那說明我的仇人還冇殺完。”葉辰點了點頭。

“我媽當初和你好像還冇結婚吧,那她追求自己的愛情有什麼錯,你為何要害她?”

葉辰又問道。

“你根本不愛她,你隻是覺得跟她在一起能給你創造更大的利益,而她拒絕你讓你感到冇麵子罷了。”

“你好惡毒啊。”

“我……”

“噓。”

葉辰抬起一根手指,示意王金濤安靜,然後一指點在他的額頭。

也就在這時,一道黑紫色的液體,從葉辰的指間滲出,觸碰到王金濤的身體。

刹那間,王金濤瞪大了眼睛,好似遇到了從未見到過的大恐怖。

下一刻,他的身體開始發紫,然後迅速腐爛成了一灘膿水。

“啊!”

孫龍和孫香菱嚇得腿都軟了,他們從未見過如此殘忍且噁心的死狀。

“能死在蠱身聖童的蠱毒下,是我給你最大的恩賜了。”

葉辰看著地上的這灘膿水,很是冰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