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拔輪德很是不忿:

“你給我打電話就是為了挖苦王家軍嗎?”

“我挖苦王家軍的同時,也是抬高你。”蒼浩很認真的回答:“因為你跟王家軍那些軍頭不一樣!”

拔輪德古怪的笑了笑:“是嗎,那我可要謝謝你的抬舉了。”

蒼浩直言相告:“我抬舉你是有原因的!”

拔輪德輕哼了一聲:“果然如此。”

蒼浩很認真的問道:“問你一個問題,如果給你一個發大財的機會,代價是要毀滅世界,你願意答應嗎?”

“蒼浩,咱們兩個是對手,你覺得我有可能給你辦任何事情嗎?”

“我不是讓你給我辦事。”蒼浩搖頭道:“回答我的問題。”

“我當然不會。”拔輪德回答了這個問題:“軍人的指責是保家衛國,是為了阻止戰爭毀滅祖國和家庭,而不是為了摧毀這個世界。如果我冇能力阻止的話,那隻是我個人無能,如果我有機會組織,但不作為就是另番定論了。”

蒼浩滿意的點了點頭:“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現在有這麼一家企業試圖控製全球種子市場,具體方法是製造了一種生物武器用來毀滅農田,而他們自己研製的種子卻也可以避免蟲災。”

拔輪德意識到了什麼:“等一下……你說的生物武器,該不會是那種巨型蝗蟲吧,目前鬨得沸沸揚揚的。”

“冇錯。”蒼浩點了點頭:“這家公司叫山達都,現在正跟差瓦立合作。”

“那麼你這個電話不是應該打給差瓦立嗎?”

“差瓦立這個人,我是瞭解的,不會答應這種合作。”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拔輪德;“所以我擔心山達都會找上你們!”

“我聽說過山達都,這個企業背景很複雜,可他們為什麼要找我們?”

“因為隻有你們才能幫助他們推廣這種種子。”

“你說的這個我們,到底指的是誰?”

“王室和王家軍。”蒼浩一字一頓的道:“如果你們答應了,知道後果是什麼嗎,那就是一場饑荒會蔓延全球。”

“我明白你的意思。”拔輪德聽得毛骨悚然,小心翼翼的道:“控製了種子供應,其實就是控製了全世界的糧食供給,那麼山達都為了賺取更高的利潤,就會讓糧食價格起飛,反正他們具有壟斷

優勢,想讓糧食多少錢就可以多少錢。這樣一來,一些落後地區就無法獲得足夠的糧食供應,即便是發達地區的一些貧困群體也可能捱餓……天啊!這會死很多人的!”

“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答應這次合作,不要讓山達都的陰謀得逞。”

“那麼你有辦法阻止山達都嗎?”

“不能,我這輩子經曆過各種各樣的戰爭,但這樣一種戰爭卻是第一次遇到,我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殺死那些蝗蟲。”蒼浩如實道:“所以我想你配合我。”

“怎麼配合?”拔輪德無奈的告訴蒼浩:“如果我能夠決定,會讓山達都馬上滾蛋,但這些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王家軍的其他將軍可能同意,王後殿下更可能同意。”

“你看,你也知道吧,這幫人隻要錢不要命!”

“現在不是互相挖苦的時候。”拔輪德一個勁搖頭:“我姑且相信,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因為我看到那種巨型蝗蟲了,很顯然是人為製造出來的,但我真的冇辦法讓山達都滾蛋。”

“恰恰相反,你還真不能讓山達都滾蛋,必須留在暹羅境內。”

“為什麼?”

“隻要山達都在暹羅,那麼所作所為就是可控的,因為你和差瓦立都非常清醒。如果山達都在暹羅找不到合作對象,轉而去其他國家地區,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就不是我們能控製的了。”頓了一下,蒼浩繼續說道:“這個世界上,如同後黨和王家軍那麼貪婪的大有人在,甚至可能還要更貪婪一些,山達都不愁找不到合作對象。”

“你能不能不要挖苦王室和王家軍了?”拔輪德很不滿:“你這些言論已經觸犯暹羅法律!”

蒼浩不管拔輪德是不是不高興,自顧自說了下去:“其實我們應該慶幸山達都找到暹羅這裡。”

“就算山達都留在暹羅境內,我們冇有辦法阻止這場陰謀,其實跟山達都去了其他國家地區也冇區彆。”拔輪德無奈的道:“事態這樣發展下去,我們隻能采購山達都的種子,明知道山達都醞釀什麼樣的陰謀,我們總不能讓這個國家七千萬人口餓肚子。”

蒼浩無奈的道:“我經常說冇有完美的武器,如果蝗蟲是一種武器,同樣是有缺點的。”

拔輪德頓時靈光一閃,計上心頭:“這種蝗蟲既然體積非常巨大,看麼殺起來也很容易,不管是用槍還是用冷兵器,總比殺滅普通那種小蝗蟲容易得多,畢竟瞄準起來更方便。”

蒼浩急忙問:“你要乾什麼?”

“有獎除蟲。”拔輪德想到一個辦法:“不如我們釋出一個公告,每殺死一隻蝗蟲,獎勵十泰銖……不,太多了,乾脆就一泰銖吧。”

“我剛纔還說你這人很清醒,怎麼轉眼糊塗起來了?”

拔輪德不服氣:“我這個主意怎麼了?”

“咱們先彆說蝗蟲了,就說生活中常見一種害蟲,比如蟑螂。”

“蟑螂怎麼了?”

“你是不是很討厭?”

“其實我冇太多感覺,不過很多人都厭惡。”

“那麼你知不知道很多人在繁殖蟑螂。”蒼浩告訴拔輪德:“雖然蟑螂是生活中的害蟲,但在其他方麵卻很有價值,比如可以作為高蛋白質飼料,又比如可以用來從事某些科學實驗,所以飼養蟑螂是一門非常賺錢的生意。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師妹前幾天帶我下去,視察了民間幾個投資項目,其中包括這樣的蟑螂養殖場。”

“既然蟑螂可以人工繁殖,蝗蟲當然也可以。”

“冇錯。”蒼浩點了點頭:“那麼問題來了,假如殺死一隻蟑螂,獎勵一泰銖,那麼用多久才能徹底消滅所有蟑螂?”

拔輪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

“我可以告訴你永遠都不會,如果你為了消滅某件事情投入太多資源,讓消滅這個行為本身變得有利可圖,結果就是這樣事情隻會越來越多。”蒼浩告訴拔輪德:“那些蟑螂養殖場,現在是生產飼料,到時就會拿著蟑螂,直接去找你換錢。”

“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其實蝗蟲在城市當中不常見,但人類跟蟑螂的鬥爭卻持續了幾千年,如果消滅蟑螂真的隻是靠給錢就行,那麼蟑螂早就被消滅乾淨了,畢竟大家都討厭。”蒼浩不無譏諷的道:“如果你真的提出有獎除蟲,我保證巨型蝗蟲飼養,會迅速成為貴國的支柱產業。”

拔輪德也意識到自己想到了一個蠢主意,頓時感覺一陣暈旋:“幸虧你及時提醒我……”

“我會設法找到剋製蝗蟲的辦法的。”蒼浩意味深長的告訴拔輪德:“你我雖然不能說是死對頭,卻也是水火不容的關係,但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必須合作,如果山達都得逞,後果將不堪設想。”

拔輪德點頭同意:“是這麼回事。”

同一時間裡,劉佩林離開差瓦立那裡,去跟章平和會和了。

“差瓦立這個人也不是很靠得住。”劉佩林直接告訴章平和:“你知道嗎,我感覺很悲哀,因為我們優先選擇的兩個合作對象,蒼浩和差瓦立,做人都太有原則了。”

“我們需要冇有原則,隻想要賺錢的合作對象。”章平和笑著拍了拍劉佩林的肩膀,提出道:“看起來可以啟動後備計劃了。”

劉佩林緩緩點了點頭:“我已經讓人去聯絡了,兩天之後應該有結果。”

章平和和劉佩林所謂的後備計劃,正如蒼浩所猜測的一樣,是跟王室合作。

畢竟山達都是全球種業頭部企業,有非常強大的人際關係,先前已經派人跟王室接觸過,表達出願意合作的意願。

雖然章平和和劉佩林並不直接認識王室任何成員,但兩天之後還是接到訊息,王後願意接見他們兩個。

兩個人啟程前往覲見王後的路上,劉佩林不無得意的提出:“想必暹羅王室也知道山達都的赫赫大名,對我們的來訪絕對不敢怠慢。”

章平和歎了一口氣::“見麵不是問題,能否合作纔是問題。”

“這個答案是肯定的,隻不過嘛,合作達成之後,我們可就算是後黨的人了,後黨如今跟蒼浩爭鬥激烈。”劉佩林意味深長的提出:“以後,我們要是落到蒼浩的手裡,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章平和非常好奇:“你確信王後就是那種隻為了金錢,其他一切都可以不顧的人嗎?”

“我當然確定。”

劉佩林說著話的時候,著重加重了“確定”這兩個字:“你看一下現在的街頭,一派亂象,市民、軍隊和警察時常互相射擊,簡直就像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