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不需要大資金,有大資金的人會出手,我們本來就賬麵字就能不多。”我笑道。

“難道陳總你有打算了?”韓岩開口道。

“訊息都放出來了,我相信背後肯定有人會搞小動作的。”我說道。

“也是,我們就算無法占去大的利益,但占一些便宜還是可以做到的。”韓岩笑道。

“今天這算是一個好訊息了,再半個月就要元旦了,真真過一個月就放假了吧?”我話鋒一轉。

“對,這次寒假,我打算讓她到老家住幾天,我們那空氣也新鮮。”韓岩開口道。

“嗯,挺好的,轉眼一年又要過去了,本來我們說今年是最關鍵的一年,我們也的確完成了很多事,至於明年,可以說是更為關鍵的一年了。”我點了點頭。

“陳總,我是想著早點告老還鄉,最多再呆個兩年。”韓岩開口道。

“這麼早?就呆兩年?”我眉頭一皺。

“我這輩子一直在忙事業,照顧家裡的時間很少,要不是你我早就躺平了,這次出山,也是希望魔法小鎮和龍騰科技這邊都能順利,然後聚力高科這邊後年如果能夠上市,並且也穩定的話,那麼我就可以退了,我想好好陪伴父母,你也知道我爸媽和妻子這邊的父母歲數都大了。”韓岩說道。

“也是,到時候再說,這幾年也的確有你在我們創耀集團穩妥了很多。”我點了點頭。

“陳總,等幾個項目都上市了,你也可以輕鬆一些了,現在都是關鍵的時候,可不能馬虎大意。”韓岩笑道。

“嗯。”我答應道。

後麵的時間,我和韓岩又聊了一些家常,差不多時間,我們掛斷了電話。

本來我和韓岩說今年很關鍵,今年不僅僅是魔法小鎮這塊的市場開發上我們有了徐坤助拳,並且龍騰科技還開發出了第二代通訊晶片,加上龍騰科技這邊成功入股,可以說今年是我們創耀集團豐收的一年。

而時間線要撥到明年,那麼就是魔法小鎮會開業,並視情況上市,然後龍騰科技這邊也要上市,這兩邊如果都取得成功,那麼聚力高科這邊也可以進一步穩妥下來,爭取明年大力開發新能源,後年也能上市,所以近兩年,我們還有很多大動作,一旦這三家公司都能成功上市,那麼項目上的成功可以帶來巨大的收益,到時候市值有個幾千億都有可能,到了那時候,可以說創耀集團可以一躍成為魔都的真正大集團公司,就算是鼎立集團都要差一截。

真的到了那種時候,其實我基本上就是守業了,因為未來的格局已經定下,那時候我也就不會太忙,而周耀森估計在那時候也會卸任了。

想著這些事情,中午我和萬婷美在附近的餐廳吃了些飯,下午兩點的時候,林天驕就打電話來了。

“喂?”我接起電話。

“小陳,我知道你有事瞞著我對不對?”林天驕笑道。

“不就是訊息出來,萬興集團的那個項目巨森集團退出了嘛,然後長豐集團也退了,是不是有這樣?”我開口道。

“你是不知道呀,楚家的股票都跌了,跌的賊狠,而且長豐集團和巨森集團也有跌,但最狠的還是萬興集團,我們是不是方向打錯了,如果埋幾手萬興集團,還能撈一票。”林天驕開口道。

“你彆告訴我你以為萬興集團會翻不了身。”我笑道。

“這--”林天驕眉頭一皺。

“想要賺錢,不是拋,而是低價買入。”我說道。

“低價買入?”林天驕眉頭一皺。

“對,我說的就是萬興集團,你找準機會買進。”我開口道。

“我可不敢,這都引起市場恐慌了,誰知道萬興集團能抽出多少錢救市,我買他的股票,想著是抄底,結果是半山腰,那我可就完了,我不可能拿出大資金吧,萬一被蒸發。”林天驕開口道。

“我說的不是現在,現在散戶還冇大動作,等等。”我說道。

“那長豐集團這呢,我最近半月一直在買進,倒是漲了些,我要全拋嗎?我怕後麵要跌。”林天驕問道。

“長豐集團退出了,手頭有資金的,現在他就開始護盤了,你隻會有錢賺,等其他人要放手的時候,你再一口氣放,並不是這兩天。”我說道。

“我知道了,我可不敢玩大發,待會出了事,工商這邊查,可說不清。”林天驕開口道。

“先找的不可能是你,人家不管是坐高股票還是大量拋售,隻會盯出頭鳥,你穩著點,隨大流的炒買炒賣就行,我不跟說了,現在隻是剛剛開始,不急。”我說道。

“好,真要賺了,我不會虧待你。”林天驕笑道。

“好好經營你那個酒店項目,肖老爺子的人來了後,怎麼樣呀?”我話鋒一轉。

“挺好,我兩個兒子現在也越來越能辦事了。”林天驕說道。

“嗯,那就好!”我點了點頭。

電話一掛,我古井無波,說實話,我對萬興集團還是有信心的,以楚天河的實力,我可不信少了合夥人就會倒,他隻是深藏不露,肯定會有後手,至於現在風評差,未來一旦風評起來,那麼久不一樣了,至於長豐集團和巨森集團,楚天河如果要動,反而會使用一些手段。

如果有人造謠說長豐集團和巨森集團都公司內部出現資金問題而無法做項目,那麼也隻有楚天河可以為自己正名,真要這樣扭轉乾坤,一下打臉巨森集團和長豐集團,那麼就有意思了,因為這次的事情纔剛剛開始。

退出這項目違約金可不少,巨森集團走的有理由,長豐集團是真怕事,也是特彆保守,不敢大資金投入,情願賠賠償金退出,這就很符合顧長豐的性格。

顧長豐估計腸子都悔青了,臨城的酒店項目轉手給了林天驕,現在又怕出事退出了楚天河的項目,這到頭來好處冇占,還虧了一大筆錢,現在還要拿錢來護盤,怕自己被連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