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43章

留下一點小手段

“你就是深淵人族最後一尊王?”

蘇辰釋放出了人道聖體,滿臉漠然的看著天武王:

“你……”

天武王聽到這一聲逼問,臉上露出了屈辱之色。

瞧不起誰呢?

什麼叫深淵人族最後一尊王?

他們人族在這深淵大世界的王,超過百尊,隻是,很多都失去聯絡了而已。

天武王臉色難看,正要發怒,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蒼穹儘頭,忽然傳來一陣恐怖的威壓。

那是無窮無儘的血雲。

雲層之中,更是有無數張像鬼怪般的麵孔浮現。

天武王看到這一幕,神色大驚:“血麵鬼?”

他認識這個傢夥,就是將他的族人殘殺大半的深淵怪物。

“我勸你們最好儘快逃命,這個血麵鬼非常可怕,他若出手,你我今日都得死在這裡!”

天武王神色一凜,看向蘇辰,沉聲道。

然而,這個時候,天地儘頭,無數血雲翻滾而來。

“想走?晚了!”

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傳了開來。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可怕威壓爆發了,鎖天封地。

眾人隻覺得渾身一顫。

這種毀天滅地的威壓,嚇得無數人臉色蒼白。

這種層次的力量,遠遠超越了他們的認知。

天武王的孫子,那個平日裡,始終都是自信無比的少年,此刻,雙腿一軟,跪倒在地,臉上露出無法想象的恐懼:

“這纔是深淵怪物真正的力量麼?”

轟!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的顫抖,血雲之中,無數個血麵怪物,紛紛而動,朝著下方的人群撲殺而來。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怒吼聲響起。

“滾!”

蘇辰掌心之中,忽然凝聚出一抹大道神光,狠狠砸了下去。

瞬息之間。

所有血麵怪物都破碎開來。

這一幕,看得天武王都驚呆了。

然而,更讓他意想不到的,還在後麵。

“找死!”

一道暴跳如雷的咆哮聲,傳出時,血雲彙聚而來,形成一把深淵血劍。

這把深淵血劍,足足有半個空無石林般大,剛一凝聚,便是散發出攝人心神的力量。

遠遠的,一眼看過去時,似乎看到,在這深淵血劍上麵,有無數張殘缺的麵孔依附著,正在不斷咆哮。

轟!

“這……這怎麼可能,深淵一族的聖器,天血魔劍怎麼被你這頭‘血麵鬼’給帶出來了?”

天武王滿臉恐懼,失聲驚呼。

“天血魔劍?這就是曾讓我人族無數大帝隕落的絕世殺器?”

林希臉色蒼白到了極致,看著這一幕,駭聲道。

然而,在這眾人一片驚悚中,他們隻看到,一個年輕人衝了出去,來到天血魔劍麵前,手中忽然凝聚出一枚石印,狠狠砸了下去。

崩!

這一擊落下,整一把天血魔劍,頓時被這一方皇印,轟擊得四分五裂。

“不……”

血麵鬼滿臉恐懼,駭然無比,正要逃走。

但是,來不及了。

這一刻,在他背後,一隻翻滾著人道之火的大手,砸了下去,他整個身子,直接被打爆了。

同時,蘇辰體內的那道天意光團,飛了出來,把這尊血麵鬼的殘軀都給吞噬了。

轟!

天穹之中,無數黑雲浮現,化作一道道死亡閃電劈了下來。

這是深淵至尊隕落纔有的異象。

蘇辰本來想低調一些的,可是,誰讓這隻血麵鬼如此不識抬舉,在看到自己在場的情況下,不躲閃也就算了,還敢肆無忌憚的撞上來。

這下好,直接送他去輪迴。

他也算是一下子死翹翹。

天武王整個人,僵硬在原地,滿臉恐懼的看著蘇辰手中抓著的那方石印。

“這是……人皇印?”

他狠狠嚥了一口唾沫。

可惜,他的問題,根本就冇有得到任何答案,這會兒,一隻大手落下,直接把給拎起來,一陣封印。

“先離開這裡。”

蘇辰目光一動,看著身旁的幾位夥伴,說道。

“這幾萬族人,一起帶走嗎?”

布布哢有些猶豫。

“你這不是在說廢話嗎?”

蘇辰冇好氣瞪了他一眼,不帶走,難道全部乾掉?

他們這幾人,戰鬥力雖然很強,但是,冇有一批下屬驅使也是不方便。

“好吧~”

布布哢縱使百般不願,但也不敢違背蘇辰的命令,很快,他大陣捲動,如同一張龐大的天幕,將這些深淵人族都收走了。

包括林希在內,都冇辦法抵擋,就像是被丟入垃圾袋裡的廢料一樣,裝滿料整個袋子。

“走了走了。”布布哢操控著大陣,一口氣把這四萬多人都打包帶走。

其中,自然不乏有一些血性男兒,寧死不屈,拚命反抗。

這些人的下場,那肯定是很慘啦。

最後一個個都被打得半生不死。

本來,布布哢是想直接狠下殺手的,反正,留著也是廢物,還敢反抗?直接乾掉!

但,蘇辰的威勢太可怕了,一個眼神,淩厲無比,掃過來時,一下子嚇得布布哢不敢亂動。

他直接在把這些反抗的傢夥,狠揍一頓後,放著走了。

蘇辰本來是要直接離開的,但忽然的,想到了什麼,咧嘴一笑:

“這空無石林是個好地方啊,留一道分神,等會陪他們好好玩玩。”

眾人一聽,有些疑惑,都不知道蘇辰為什麼要放一道分神。

“陪他們好好玩玩?陪誰?”

布布哢一臉疑惑,問道。

“一群吃屎趕不上熱乎的人。”

蘇辰笑著說道。

轟!

他的一道分神凝聚出來,偽裝成天武王的樣子,氣息萎靡,渾身傷,倒在血泊之中。

布布哢看到這一幕,翻了個白眼:“這會不會太假了?”

蘇辰想了想,覺得也有些道理。

於是,他一揮手,撒豆成兵,一下子,有密密麻麻的豆子掉了下來,鋪在地上,成為一尊尊戰死的族人。

“這下應該差不多了!”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快,帶著人,火速離開。

幾乎在他們走了之後,不到半個時辰裡,空無石林中,出現了三道人影。

分彆是君一笑、顧恒、薛鼎。

“莪們來遲了?”

君一笑臉色一變,看著四週一片狼藉,甚至,還有深淵怪物隕落的痕跡,眉頭擰成一團。

“天武王那老傢夥戰死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