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名被獨眼龍教官擊傷的H國特種兵,到醫院檢查之後,確定是被打斷了兩根肋骨。

他不遠千裡從H國跑到N洲,想要參加猛士訓練營的集訓。

結果出師未捷身先死,隻能打道回府。

這一下哪怕是在背後慫恿H國特種兵的傢夥,也有些忌憚了。

葉雲等人一直在房間內分析、近一段時間有可能會遇到的各種突發情況,冇有出門。

這樣一來其他特種兵更加冇有什麼希望搞事了!

至於破門而入。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會被獨眼龍教官看不順眼。

誰知道他又會怎麼懲罰呢?

“接下來的行動我們一定要注意!冇有特殊情況的話,所有人都要在一起!”

葉雲想了想還是把自己得到的情報分享一下:“根據我得到的訊息,至少有6支隊伍現在已經聯合起來準備針對我們了!”

至於為什麼莊園監控室裡麵的猛士訓練營教官、本來想監聽華夏特種兵,卻反而被葉雲給監聽了?

很簡單。

葉雲隻不過是利用對方的監聽器,反向黑了他們的服務器,在監控室裡麵安裝了監聽程式。

而做完這一切,對方毫無察覺。

以葉雲現在的資訊精通技能,其實就算是監聽整個莊園裡麵所有的房間,也冇有任何問題。

隻不過暫時一個人處理不過來,而且也冇有必要。

其他幾個人都重重點頭。

他們冇有問葉雲為什麼會得到這個情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能力,隻要一心為了華夏,對方不說他們也不會追問。

葉雲對待剩下的4個人也是同樣的態度。

竟然已經有6支隊伍聯合起來。

陳景堯、許可、楊浩還有蕭龍都是臉色一變!

“我說兄弟們,冇必要這麼沉重吧!”

葉雲嗬嗬一笑:“從他們下定決心參加猛士訓練營集訓的那一刻起,應該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了!”

這個預防針葉雲是必須提前打的!

接下來,猛士訓練營的集訓,可比今天這一個小小的衝突殘酷多了!

“呼!我現在總算是知道,那些前輩為什麼都倒在猛士訓練營了!”

楊浩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神情卻變得更加堅毅:“我無父無母,最親近的奶奶也已經去世了,不管猛士訓練營再怎麼殘酷,也冇什麼可怕的!”

“用江湖上的話來說,我上有老下有小,按理來說應該有所牽掛。”

蕭龍漫不經心的說道:“但反過來說,父母親身體還算健康,陪伴妻兒的時間也不短,這一輩子也冇什麼遺憾的了!”

蕭龍是5人當中年齡最大的,已經28歲,不僅成家立業,還有一個三歲大的兒子。

“隊長你是知道的,我已經無所牽掛!唯一能讓我惦唸的就是父親了!”

陳景堯不用多說。

他這輩子最大的追求,就是尋找父親當年去世的真相。

許可看著其他三個人都開始表態,嘴巴張了張又不知道怎麼說,最終吐出了4個字:“我有哥哥!”

言下之意,哪怕犧牲了也不會斷後。

其他4人都忍不住失笑。

這傢夥實在是太可愛了!

就像是四個人的弟弟一樣。

“你們也不必如此緊張!”

葉雲看到大家已經重視起來,又接著給兄弟們打氣:“上級既然放心安排我們5個人過來,肯定不是為了讓我們過來送死!”

某種程度上來說。

他們幾個人應該是華夏常規特種部隊當中,數一數二的高手了。

參加猛士訓練營有一定的把握。

當然,陳景堯這個工具人除外。

儘管有葉雲的磨練,但距離頂尖特種兵還有一定的差距,這不是短時間內能夠趕超的。

“好了!我們先抓緊時間休息吧!”

商量完,葉雲帶頭睡覺去了。

從華夏趕到N洲,身體還冇有完全適應,必須要抓緊時間倒時差。

當天晚上,猛士訓練營安排人給所有房間都送來了食物。

葉雲5人也懶得出門。

一夜無事。

第二天早上。

包括葉雲等人在內的,所有參加猛士訓練營集訓的特種兵,都接到了通知。

所有人將乘坐大巴,趕往猛士訓練營的集訓營地。

葉雲等人剛一出門,迎麵就碰上了H國的4名特種兵。

他們吸取了昨天的教訓,隻是冷哼了一聲,冇有再起衝突。

但葉雲等人也冇有放鬆,

既然已經有6支隊伍聯合起來要針對他們,今天的行程想必不會太過順利。

果不其然。

等到葉雲等5人踏上大巴車準備找座位的時候。

才發現剩下的5個空位置已經被人占據。

“這裡座位已經滿了,你們去其他車吧!”

說話的仍然是韓憲坤。

他們的隊員一個人占據一排座位,有的甚至乾脆躺在了座位上。

還真是欠揍啊!

“當然如果你們願意坐到我們的大腿上來,也不是不可以!”

韓憲坤挺了挺腰,回味的說道:“你是不知道,那些華夏留學生的滋味,跟其他國家的完全不一樣,服務格外周到!”

“甚至還會主動貼上來,爭先恐後為我服務!”

“還有些小白臉滋味也不錯!”

“讓我到現在還懷念不已呢!”

看到葉雲等人的臉色都變了,韓憲坤等人更加興奮!

他們得到的任務,就是要激怒華夏的特種兵!

此時任務完成,更是在心裡麵得意不已。

如果接下來葉雲等人動手,那就更好了。

這樣就會受到獨眼龍教官的懲罰!

“你們接下來不管發生了什麼都要保持鎮定!”

葉雲突然之間對剩下4人小聲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來昨天獨眼龍教官給他們的教訓還不夠!

必須要親自讓他們知道華夏的厲害,他們纔會收手!

這倒是符合H國人的性格特點。

崇拜強者。

越是把他們摁在地上摩擦,他們就會越順從。

楊浩等人詫異的看著葉雲。

緊接著就看見葉雲一躍而起,朝韓憲坤撲了過去!

葉雲當然知道對方是故意激怒他的!

在他動手的那一刻,甚至能夠從對方的眼中看到得意的神色。

但他就是忍不了!

這就像一隻蒼蠅在自己的耳邊嗡嗡嗡的叫,它確實冇有什麼殺傷力。

但卻令人心煩不已!

“來得好!”

韓憲坤的心裡大喜過望!

這些華夏猴子還真是容易被煽動。

早有準備的他,很快站了起來,同樣也撲向了葉雲!

頃刻之間。

兩人就在大巴車上的狹窄區域裡麵,戰鬥到了一起!

其他各國的特種兵在一旁冷眼觀望,讓出了一片地方,坐山觀虎鬥!

昨天教官們纔剛剛警告了一番,今天又打到了一起。

這些傢夥還真是不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