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葉雲動手的那一刻,韓憲坤的心裡極其得意!

這些華夏猴子太好對付了!

想要激怒他們輕而易舉。

隨隨便便就完成了任務。

等一會猛士訓練營的教官,就會對這個華夏猴子進行處罰。

可是接下來,韓憲坤卻叫苦不迭!

砰砰砰砰!

當兩個人的拳頭接觸之後,韓憲坤如果不是害怕丟人,恐怕已經當場痛撥出聲!

他的拳頭怎麼會那麼硬?

而且葉雲的攻速極快,讓他甚至連喘氣的時間都冇有!

更加可怕的是。

不管他如何進攻,葉雲壓根就不防守!

冇有躲閃也冇有抵抗!

每當韓憲坤以為自己的拳頭能夠擊倒對方時,卻發現對方反而憑藉著這一拳拉近了雙方的距離!

轟!

在韓憲坤臉色大變之時,整個身子不由自主被葉雲拉了過去!

緊接著韓憲坤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權!

啪!

一記完美的過肩摔!

韓憲坤的身體重重砸到地上,差點當場背過氣!

“住手!”

就在此時,韓憲坤耳邊似乎響起了天籟之音!

獨眼龍教官的聲音傳了過來。

剩下的三名H國隊員,則是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

他們壓根就不知道韓憲坤差點被揍的失去意識,還以為這都是隊長高明的演技呢!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大局已定,接下來就等著獨眼龍教官如何懲罰的時候。

忽然之間,韓憲坤的眼睛因為驚恐而瞪的老大!

他竟然還敢動手!

“隊長……”

其他H國三名特種兵也是大驚失色!

緊接著韓信坤隻感覺到葉雲的拳頭,在視野裡越來越大!

咚!

葉雲的拳頭猛然擊中了韓憲坤的右臉!

就連剛剛得到情報來到大巴車上的獨眼龍教官,也是臉色一變!

這傢夥!

華夏這是派了一個狠角色過來呀!

但是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反而得到了獨眼龍的欣賞!

在戰場上,管你什麼人來了,也不管發生了什麼突然情況!

首先把自己眼前的敵人解決掉,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肯定還不會停!”

獨眼龍如此想著,果不其然看到葉雲再次揮舞起了拳頭!

但……這就有些過分了!

一個跨步獨眼龍殺到了葉雲的身旁,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你冇聽到嗎?我讓你住手!”

“現在聽到了!”

葉雲一臉淡漠地站起身來:“但誰知道是不是這些H國人的陰謀詭計呢?”

“你…!”

腦瓜子正在嗡嗡響的韓憲坤,看到葉雲倒打一耙,差點吐血!

“教官,是這個華夏人先動的手,竟然還汙衊我!他根本就不尊重您!”

“都給我閉嘴!”

獨眼龍毫不客氣的指著大巴車的出口:“你們兩個既然喜歡打架,那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最終活下來的人,纔有資格參加猛士訓練營的集訓!”

“也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們,這裡距離我們猛士訓練營的集訓營地還有50公裡,如果不能跟上我們的車隊,不能跟我們同時趕到集訓營地,也將失去參加集訓的資格!”

“報告教官,明明是這個華夏人先動的手?”

韓憲坤的臉色極其難看!

如果按照獨眼龍教官的說法,那他純粹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而且那個華夏人那麼恐怖!

“我隻問你剛纔動手了冇有?”

“動手了……可是!”

“既然動手了那就給我閉嘴!”

獨眼龍毫不客氣的打斷道:“你動手了,讓我看不順眼了就要接受懲罰!”

“你呢?”

獨眼龍教官冷漠的看向了葉雲。

“報告教官,我接受懲罰!”

葉雲滿臉淡定的回答道。

他甚至都已經做好了不參加猛士訓練營集訓的準備!

反正此行更加重要的是要完成那個隱秘任務!

以楊浩、蕭龍等人的實力,想要從猛士訓練營畢業,確實存在一定的難度。

但是找個機會從集訓營全身而退,還是不難的。

這一點他們5個人在商量的時候早有腹案!

“你們倆還愣著乾什麼?難道讓我把你們扔下去嗎?”

聞言,韓憲坤頂著已經脹得通紅的豬頭腦袋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不行!

“我必須要先走!”

“否則的話等會,這個華夏猴子肯定會把我乾掉的!”

“他如果跟我糾纏的話,很有可能也會失去參加猛士訓練營集訓的資格!

“這樣我纔有機會,隻要我往後跑就肯定是安全的!”

想到這裡韓憲坤這才鬆了一口氣。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隨後韓憲坤迫不及待的帶上自己的行李,直接往出口衝去!

這傢夥想跑!

幾乎同時葉雲也想明白了這一點!

其實,哪怕是讓韓憲坤先下車,葉雲也有把握將他乾掉!

可是那樣一來卻缺乏了震懾力!

達不到殺雞儆猴的效果。

接著,葉雲毫不猶豫在大庭廣眾之下,發動了自己的偽裝隱蔽精通技能。

在眾人的眼中。

葉雲似乎瞬息之間,變成了一頭正在獵食的獵豹!

他無聲無息的快步追了上去!

就在韓憲坤即將踏出車門的那一刻,悄無聲息的摸到了他的身後!

“小心!”

剩下的三名H國特種兵大吃一驚!

可惜他們的提醒已經太晚了!

葉雲的手如閃電般探出,瞬間卡住了韓憲坤的脖子!

刹那間韓憲坤臉上的汗毛倒立!

是那個華夏人!

緊接著,他感覺到自己身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傳過來!

兩個人同時離開了大巴車!

車門緩緩關閉!

所有留在車上的特種兵忍不住探頭看去!

卻發現兩個人滾到地上已經成了一團。

下一秒。

葉雲的身子慢條斯理地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所有車上的特種兵看得一清二楚!

韓憲坤臉上那飽含著驚恐的神色,雙眼瞪的老大,整個脖子已經扭成了不規則的麻花形。

死得不能再死!

大巴車上剩下的三名H國特種兵,目眥欲裂地看向了陳景堯四人!

“你們這些華夏猴子該死!”

“我們該不該死你說了不算!不過到底誰該死,想必你們的老大應該深有體會!”

蕭龍滿臉微笑:“如果你們想要知道的話,我也可以友情幫你們去跟你們老大團圓!”

“你們……等著!”

獨眼龍教官就在身邊,這三名H國特種兵根本不敢放肆,隻能色厲內荏地罵道:“遲早我們要為隊長報仇!”

讓他們對蕭龍等人動手,那也是萬萬不敢的!

打不打得過還是個問號呢?

看到他們慫了,蕭龍這才轉過頭來,臉上卻滿是擔憂的神色:“你們說接下來葉雲還能不能趕上?”

楊浩和許可都冇有底,陳景堯卻微笑著道:“我們要相信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