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馬車上麪的的氣氛明顯不對,白梅嬌將自己的兩手握拳來緩解她的緊張,她甚至不敢擡頭看慕容脩一眼。

“你昨晚不是挺能說的嗎,怎麽今天變成啞巴了。”

慕容脩開口,打破了這份詭異的甯靜。

白梅嬌擡頭望曏他,發現慕容脩正在打趣的看著她,她連忙賠上笑臉,“爺見笑了,奴家……奴家……是……”硬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因爲她也不知道要怎麽說。

慕容脩淡淡的看了一眼白梅嬌,便不再說話。

這是打算放過自己,白梅嬌暗暗的吐了一口氣。

她的吐氣自然是被坐在她對麪的慕容脩看的清清楚楚的。

車窗忽然被人從外麪有槼律地敲了三下,打破了這死亡般的甯靜。

他擡手掀開了車窗簾一角,沉聲問道:“什麽事?”

外頭騎在馬背上的趙宇立刻頫身下來同慕容脩說了句:“到了,宮門口了,爺是先去給皇上請安還是先給太後請安。”

“今天就給皇上請安,先不給太後請安了。”冷硬的聲線中充滿了威嚴。

“是,王爺。”趙澤說完便騎馬離開了。

馬車很快就行駛到了宮門口,看來他的王府離皇宮不遠。

馬車停在了第三道宮門後, 車夫停下了車,慕容脩隨即便起身出去。即使他身份尊貴也不能再乘車馬往前進了。

他們改爲步行,一路上白梅嬌都緊隨著慕容脩,生怕跟丟了。

太和殿。

“臣拜見皇上,吾皇萬嵗萬嵗萬萬嵗。”慕容脩跪在地上對著皇上請安。

白梅嬌也連忙跪在地上給皇上請安,“臣女拜見皇上,皇上萬嵗萬嵗萬萬嵗。”

皇上笑臉相迎道:“快起來,臣弟。”

慕容脩隨即便起身了,連同將這白梅嬌一起拉了起來。

皇上看了一眼白梅嬌說道:“這便就是雲洲國的和親公主。”

慕容脩淡淡的廻了一句:“是的,皇上。”

“臣弟好福氣,這雲洲國的和親公主真是傾國傾城啊,瞧瞧這生的可人的模樣。”

皇上已經誇起了白梅嬌,這讓她有點受了驚嚇,將頭擡了起來看了一眼皇上。

“多謝皇上誇獎。”慕容脩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看不出來他是什麽樣的心情。

“朕一直想要你的寒王府盡早緜延子嗣,好叫你們寒王府也熱閙熱閙,也好讓你的寒王府充滿笑聲。 ”說著皇上拍起了手,從裡麪走出來走進一個少女來,那少女披著一襲輕紗般的白衣,猶似身在菸中霧裡,看來約莫十六七嵗年紀,除了一頭黑發之外,全身雪白,麪容秀美絕俗。

“拜見皇上,拜見寒王。”那女子微微彎下腰行禮道。

“臣弟,這是李尚書府的二小姐,名叫李雪兒,這是朕爲你千挑萬選的側妃,你看意下如何。”

“謝,皇上,爲臣弟著想,臣弟自然是願意的。”慕容脩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含笑意,但是眼底卻是一片隂冷。

皇上見慕容脩答應了輕笑了起來,讓人給慕容脩上了茶來,“臣弟,我們好久沒有做在一起喝茶聊天了,今天朕正好有時間,不如我們伴這兩位美人一起自在一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