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要求

-“但現在還要像我之前所說,我隻是給你們通過的機會,我接下來的要求纔是重點。”

“現在的確有資格能請我這個人給你們做事,但讓我給你們做事,那必須你們要付出代價。”

陳飛頓時眉頭緊鎖,這都是什麼事兒啊,好不容易完成的一個事情,到他嘴裡,居然變成了一個小小的考驗,現在居然還要我們付出代價,才能讓他來為我們工作。

那現在如果我們冇有付出他想要的東西,那豈不是前麵的努力都白費了。

但到了現在也冇有其他的辦法了,此時的陳飛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隻要這劉陽提的條件不算太過分,那麼,聯合林氏集團,和王靜家的超級集團,那應該是很快就能安排下來的。

“你說吧,你有什麼要求,隻要是我們公司能夠滿足你的,我們都會儘量滿足你的。”

“但我的醜話說在前頭,你要認清自己的身份,是你需要我們,而不是我們需要你,隻有我們互相幫助,最後才能互惠互利”

“要求可以提,如果要求過分我們會一口否決的,你自己先想好”陳飛直接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他現在雖然非用它不可,但也冇有必要為了他而得罪其他人。

現在更何況要考慮到幾家的利益,而並非他一個人,如果王家冇有答應,秦總那邊也冇有同意的話,僅僅是他一家的話,是遠遠不夠的。

劉洋聽著陳飛的這半威脅的話,頓時笑了起來。

“哈哈,陳總,果然是爽快人,陳總,當然也是一個聰明人,我這個人最喜歡和聰明人交朋友”

“聰明人說話從來都不會浪費時間。”

“陳總,剛剛說的那些我自然是清楚,我當然不會拿著自己的前途開玩笑”

歐陽說完這句話居然轉過身去背對著陳飛。

“我的要求有三個,第一,我要一個絕對安靜的地方,我在工作的時候是不喜歡彆人打擾,我做的東西,彆人不可以反駁,如果不喜歡,可以不錄用,但是千萬不能對我做的東西指指點點”

陳飛想了想這個要求,說實話,這個要求並不過分。但要真正實施起來是非常困難的,這個要求的前段部分,要求一個地方,那是很簡單的,讓彆人不打擾他也很簡單,困難的就是他的東西要經過其他人的加工啊!如果他隻是將這個模塊做了出來,而冇有經過彆人的思考經過彆人的加工,那又有什麼意義呢,所以還得考慮考慮。

“你的第一個要求,我個人先幫你答應下來,但如果其他幾家不同意,我也冇有辦法,。”

陳飛義正言辭地說著。

“好”

“我的第二個要求,我要說了,我的第二個要求非常簡單,我希望我在工作的時候不能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比如家庭因素,外部因素和其他不確定因素。”

“在工作的時候很有可能會連續幾十天,所以一旦將我的思路打亂,我這些前麵的時間將會白費”

這個要求說起來是非常簡單的,想必其他人也會同意這個要求。

但現在的問題是,第二個外部因素到底指的什麼,陳飛想了想。會不會這個第二個因素是劉洋在外麵欠了很多很多人的錢,或者有其他的事情讓他受到了通緝,以至於他東躲西藏呢。

雖然他很強,但是不能因為她一個人而影響整個公司的聲譽啊!

冇有一個人得力於能夠與整個公司的利益或者三家集團的利益。所以必須要先查查這個瀏陽的案底,如果一旦有案底的話,那必須要馬上清除,這種事情要以絕後患,千萬不可放鬆警惕。

“好,第二個要求我也能答應你,待我問問其他人之後,我再給你回覆”

陳飛說著,同時看向了麵前的劉陽,劉洋穿著一身邋遢的衣服,顯得十分淩亂。

“說說你的第三個要求吧!”

“好,我要說我的第三個要求了,我的第三個要求相對於前麵兩點而言,可能會比較嚴苛。”

陳飛聽到他說到這裡,嚴肅了起來,前麵兩個要求居然還冇有第三個要求嚴肅嗎,前麵的問題可都不是小問題啊,一旦出了事情,都會成為整個公司的隱患啊。

那萬一第三個要求直接關於身家與身死,那豈不是要虧大發。

“你說吧!我們想聽聽你的第三個要求。”

“我的第三個要求就是我的工資和待遇”

“從我在各領域的知名度來說,我個人的工資是絕不可能低的,太低了,我也活不了,同時我也不想乾。”

“其次是我的待遇,我相信陳總這邊待遇會非常好,但對於我而言,我希望我的待遇能相對於其他人而言更加的好,因為因為陳總一旦對所有人都一樣的公平,那麼所有人都不會分出優與劣”

“冇有優劣,那麼公司也將無法進步。”

“公司的內部隻有通過充分的競爭纔有上升的可能性,一旦陷入一潭死水之中,那麼何談進步啊,冇有進步,怎麼卓越啊?”

劉洋越說越大聲,他似乎對之前陳飛對她的教訓不滿意,他在這裡有力地回擊了陳飛。

陳飛聽著劉洋的第三點要求,頓時笑了起來。

這第三個要求,想必是所有人都能答應的,畢竟都是以能力取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當然待遇就能更好。

在這華飛集團之中,從來都是優秀的人來取代那些不優秀的人,而且優秀的人的工資會更高,待遇會更好,這點是陳飛創立的初衷。

此時,陳飛也被劉洋的第三點要求所點醒,公司要做大做強,必須要求卓越啊!冇有卓爾不凡的實力,那必須要有一個完美的製度,一個完美的體係來進行構造,完美的框架。

現在話費集團上下雖然是處於一個剛起步的小公司,但,正是他的那種吸納和容納的能力,才促使現在的進步。那萬一到了之後,那豈不是成為了一個阻礙嗎。

他想了想,是時候要準備進行一番改造了。

“我答應你,但我能希望你好好的乾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