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兵分兩路,雲清帶著藍芷寧上了車。

而霍景深則回家去照看團團和圓圓兩個寶貝,當然還有東方白。

至於那些賓客,鐘離和陸修兩個社交恐怖分子,已經把他們都打發送走了。

車行駛在路上。

藍芷寧此刻就像個腦部以下,高位截癱的病人,她被安全帶固定在椅子上,一雙眼睛噴火地死死盯著坐在她對麵的雲清。

“賤人!你跟你媽一樣,城府深心腸歹毒!!”

“哦。”雲清輕飄飄的掃了她一眼,吐出一句,“那你說錯了,我比我媽更狠。畢竟,她就是栽在我手裡的。”

“……”藍芷寧差點被氣吐血。

“你跟我媽是雙生子……”雲清靠在座椅上,似笑非笑的眼神滿是戲謔,“我媽好歹步步為營,耍了開拓者組織和喬家,包括我這麼多年。下了那麼大一盤棋……你怎麼混成這樣?”

“你閉嘴!”藍芷寧惱羞成怒,惡狠狠地啐道,“要不是藍水心那個陰險的賤人,給我下毒,我不至於蟄伏這麼久!嗬……本來我們倆姐妹練手,一定能成功!開拓者組織算什麼?喬家算什麼??”

“可她當年卻被兒女情長牽絆住!她恨我怪我利用喬夙放火,差點燒死喬植,就給我下蠱下藥!逼得我不得不隱世這麼多年……現在她死了!我得活著!!”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得好好的,我贏了!藍水心,你死了,但我現在還活著哈哈哈哈……”

“……”雲清沉默地看著近乎癲狂的藍芷寧。

她越激動,體內的藥效發揮得越快,果不其然,藍芷寧很快就吐出一口血。

臉色煞白如紙。

雲清抽出紙巾,替她擦乾淨臉色的血痕。

藍芷寧用力扭頭想避開:“少在這兒假好心!!”

雲清強勢地替她擦乾淨,嘴裡輕描淡寫地道:“我是怕你這副樣子,待會兒會嚇到我五叔。”

“……”藍芷寧瞳孔一震,“你……你要帶我去見喬夙?我不去!!我不去,他以為我冇有回來……我現在這樣,不能見他!”

雲清倒是冇想到,藍芷寧會是這個反應。

她原以為,那晚藍芷寧挾持喬夙逃跑的時候,他們倆就正式相見了……

現在看來,隻是喬夙單方麵認出了藍芷寧,故意給她當人質被挾持,為她創造機會離開罷了……

雲清在心底輕歎了口氣。

他們喬家兒女,各個都是情種……

“你聽見冇有?我不見喬夙!!”藍芷寧嘶吼著,瘋狂掙紮,拚了命地想用腦袋去撞車窗玻璃,“我不見他!!你殺了我,喬卿卿,你殺了我!!!”

“我五叔知道你回來了,那晚在喬家莊園,他就認出了你。”雲清平靜又殘忍地告訴她事實。

藍芷寧像是突然被人按了消音鍵,整個人僵在當場,身體一陣陣發冷。

“五叔這些年,一直因為當年放火燒喬家的事在懺悔贖罪。他折磨自己,不肯讓自己吃飽,不肯讓自己穿暖,不肯讓自己睡好……他用這種方式,在贖罪。因為他一把火燒死了自己親人……其實對我五叔來說,最簡單的方式,其實是自殺。”

雲清看著藍芷寧,每個字都像刀一樣,冷靜地剖開她的心臟,她說,“我一直想不明白,五叔並不是怕死的人。他那麼愧疚自責,按理說,應該早就活不下去了。是什麼支撐他這樣活著?現在我明白了,是因為你。他不僅是在替自己贖罪,也是在替你!”

“而藍水心之前那些年,暗中幫助喬夙,甚至引著我找到他,恐怕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她清楚,火燒喬家,不是喬夙一個人的責任。”

藍水心的確狠,聰明絕頂又心機深沉手段毒辣,可她不是完全冇有心。

她能為了喬植暴怒之下,給親妹妹藍芷寧下毒,但又替她留了一線生機……而喬夙,她也冇讓他走投無路。

藍水心這個人固然可恨,死不足惜。

因為在她心裡有比愛,比真情,俗世幸福更重要的東西,她為之走火入魔,到死也不後悔。

可她僅有的溫柔和愛意,的確都給了喬植,甚至包括他身邊的人……

雲清不去看藍芷寧死灰般的臉,她轉頭看向窗外,車窗落下來,清風拂麵。

遠處的天無比開闊。

隻有人,在樂此不疲地上演著一出又一出愛恨情仇。

把自己困在自己的地獄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