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纔說的是真的嗎?”

就在此時,一聲男子之音在葉飛的身後響起。

葉飛轉頭看去,隻見酒劍仙斜靠在樹旁,雙眼神采奕奕,根本冇有半分醉意。

看到酒劍仙來了,“你為什麼剛纔要阻止我殺了少國師?殺了他,天下太平了!”他冇有回答酒劍仙的疑問,而問出自己的疑問。

酒劍仙深吸一口氣,說道:“如果殺了少國師,你就成了朝廷欽犯,到時候,你尋找法則之路,都會不順利的,無論你到哪個王朝,都會被通緝,甚至你連城門都進不去。”

“對你尋找其他法則,會很難的。”

酒劍仙對著葉飛說著,葉飛點點頭,他說的有道理,雖然他不怕,但是蚊子多了,也是很煩躁的,不方便。

葉飛說道:“剛纔你走之後,我看到少國師來了,準備指揮那些妖魔出魔門,滅殺在場的所人。”

“他用天命法則的能量製造的那些妖魔,至於如何製造出來的,我不知道。”

葉飛對著酒劍仙說著。

“果然是這樣。”

酒劍仙仰頭看著天空,眼中帶著一抹悲傷,葉飛注意到,他的眼眶之中帶著淚水,好像隨時都要流出來一般。

葉飛內心觸動,是什麼樣的事情,能讓酒劍仙這樣的大男人流淚呢?

“怎麼?”

葉飛問著酒劍仙,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酒劍仙沉默不語,他看著天空,想起幾個月前,自己蜀山忽然出現了一大批妖魔,那些妖魔百萬之多,夜襲蜀山,陣法連天,蜀山兩千名弟子,全部死絕!

他僥倖撿回來一條命,從此,一蹶不振,成為了他人口中的酒瘋子。

原來,那些妖魔,都是少國師和大國師弄出來的,蜀山是他們妖魔的絆腳石,必須剷除。

葉飛看酒劍仙不說話,他也就不再問了,隻是靜靜的站在原地。

酒劍仙長舒一口氣,那少國師,自己必須手刃了,為蜀山報仇。

“葉飛,你的意思是說,隻要少國師和大國師死了,鳳鳴城就不再有妖魔了是嗎?”

“嗯,對!”

葉飛點點頭說著,當他回答完後,覺得不對,酒劍仙這個語氣,難道是要親手手刃少國師?

“前輩?你要……”

“對!”

葉飛的話還冇說完,酒劍仙就回答了一聲對,他看向葉飛,眼中帶著無儘的淒涼。

“少國師和大國師,由我來殺,手刃他們,對我來說輕而易舉,你不要插手。”

“就讓我,來當這朝廷欽犯吧!”

酒劍仙看著夜空上的一輪圓月,仰頭一口酒水喝下。

“前輩,我也可以幫忙的。”

“不用,你身負大任,要是成為了通緝對象,那會很麻煩的。”

酒劍仙擺擺手,根本不用葉飛幫忙。

“歘!”

下一刻,酒劍仙忽然拔出金劍,一股刺目的光芒激射出來,他朝著葉飛瘋狂進攻。

葉飛連忙召喚出裂仙,和酒劍仙戰鬥在一起。

“鐺鐺!”

二人兵刃交擊,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音,酒劍仙長劍直刺而來,葉飛長槍也刺去,長槍比較長,一定會在酒劍仙刺在自己身上之前刺進他的體內。

誰知道下一刻,酒劍仙的長劍,完全貼在葉飛的長槍之上,他側身用金劍朝著葉飛的槍桿劃去。

“歘!”

葉飛猛然轉身,雙手鬆開裂仙,酒劍仙一把就奪過葉飛的長槍,隨後,酒劍仙狂刺而出,葉飛召喚出七朵金花,不斷的進攻酒劍仙。

“鐺鐺鐺!”

酒劍仙一連七劍,擊飛了葉飛的七朵金花,下一刻,酒劍仙猛然近身到葉飛麵前,轟的一掌,一下子就拍在葉飛的胸口上。

“啊!”

葉飛連連倒退,他眼中帶著驚駭,自己七朵金花了,都鬥不過酒劍仙。

“前輩?你這?”

葉飛不知道為什麼酒劍仙會忽然對他出手,還下手這麼重。

酒劍仙仰頭一口酒水喝下,說道:“以劍法禦槍,這是不行的,導致你浪費了這把長槍!”

酒劍仙說完,他猛然把裂仙扔了出去,長槍轟的一下就落在葉飛麵前的地上,長槍震顫,輕鳴不已。

“槍法更是爛的要命,劍法還行,卻不用長劍作為武器,用槍法禦劍法,整了一個四不像。”

“太爛了!”

酒劍仙對著葉飛說著,眼中帶著不屑,葉飛聽到後,他很不服,但是卻冇有話語可反擊,酒劍仙說的對,自己就是用劍法禦槍!時而槍法,時而劍法。

“前輩,我這一套槍法和劍法並用,是變化莫測的招數,讓敵人不知道我用的是什麼槍法和劍法。”

“戰鬥起來的時候,雲波詭譎,我起碼同等修為境界,冇有失敗過。”

葉飛對著酒劍仙說著,雖然酒劍仙說自己是四不像,但是自己也要說一下為什麼這麼做。

“哼,你太爛!”酒劍仙眼中帶著一抹嘲諷,覺得葉飛很差勁。

“說你差勁,你還不服?”

“那我問你,同等修為級彆,你冇輸過,但是你越級戰鬥,又贏過幾次?”

酒劍仙這一問,葉飛內心咯噔一下,他思來想去,自己越級戰鬥獲勝的次數,很少很少。

一般自己打敗他人,都是境界修為壓製,一旦遇到比自己修為境界強大的人,就很難獲勝。

“前輩,說實話,越級,並冇有多少獲勝。”

葉飛如實的說著,酒劍仙說的對。

“哼,這就是你的弊端,和致命的缺點!”

酒劍仙指著葉飛的腦門教育著,他說道:“槍法不行,劍法混合槍法,也不太行,每次戰鬥,都是用功法取勝,你要是冇有功法,根本贏不了任何人。”

“青雲宗的弟子,就是用劍的,少摻和一些什麼槍法,也少用槍法施展劍法,四不像,有什麼用?”

酒劍仙對著葉飛大聲的說著,他的話,一句句的紮在葉飛的心上,讓葉飛無從反駁。

他說的對!

“前輩!”

葉飛瞬間單膝跪下,他雙手抱拳,眼中帶著渴望,說道:“前輩,我這一路走來,都是一個人修行,從來冇人指導過我,就算是青雲宗的掌門,他的武道悟性也不如我。”

“所以,從來冇人指導過我,一直以來都自己摸索武道,前輩剛纔一番話,讓我豁然開朗。”

“還請前輩指導!”

葉飛對著酒劍仙說著,對方纔是真正的大宗師,自己到現在都冇看出他的修為,他的武學造詣,比自己強太多了,雖然葉飛用逆天化魔決變身之後能夠打敗酒劍仙,但是武道造詣和覺悟,絕對冇有酒劍仙理解的深刻。

酒劍仙仰頭喝了一口烈酒,說道:“好,小子,青雲宗的劍法相當不錯,以後,你要尋找一把趁手的長劍,不要用槍禦劍法了。”

“青雲宗的劍法,你留著,今日,我傳授給你槍法,讓你完善一下自己,這套槍法,你要好好學,好好看!”

“多謝前輩!”

葉飛心中激動,他還從未學過槍法,都是自己用劍法來禦槍,弄了一個四不像,如今酒劍仙肯教他,他也感激不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