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劫臨身,天憂歲寒,崩塌的空間好似被隕石擊中的陸地,一瞬間被風暴吹成亂渣。

無儘的黑暗深淵之中,耶夢加得王蛇吞噬著一切。

世界橫久宇宙蒼茫,但卻儘數敗倒在它的嘴裡。

無論是遠方的星光還是自己體內的生機,林天直感覺都在一絲絲的消散。

即便自己不命喪蛇口,光是在這種狀態之下都將迅速殞命。

在自己落入蛇口深淵的過程之中,一股誕生自內心的可怕寒氣正在由內而外地爆發出來。

這些寒氣迅速地侵蝕著他的每一寸肌肉,與此同時以更快的速度吞噬著他的生機。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這位老辣的魔將顯然冇有給林天任何活路。

想要做到這一點,冇有精心的準備可以說幾乎無法直接發動。

由此可見,從一開始老魔將就根本冇有認為,那兩個同伴的聯手能夠將林天鎮壓或者擊殺。

但無論結果如何,現在林天都不可能從他的手上逃脫。

冷靜、縝密、凶狠!

這些適合在亂世之中生存的品質,此刻都淋漓地展示在老魔將的身上。

幾個刹那之間,林天已到了耶夢加得王蛇的嘴裡,隻需一刹,王蛇閉嘴便能將他徹底抹殺。

到了這一刻,林天內心也同樣緊張起來,即便是劍魂將力量給了他,但依舊無法抵擋這三大魔將。

實乃天之過,非戰之罪!

林天的眼神開始恢複平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望向遠方逐漸消失的光明,這一刻他問心無愧。

耶夢加得王蛇雙眼凶光大盛,這一刻務必要將林天剷除,將器魂和泰坦星噬獸都帶回去。

這不世之功都將落到他的頭上,即便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心中依舊難掩激動。

命已如此,無可遺憾。

就在他準備閉眼之際,一道溫涼的藍光忽然從黑淵魔境之中翻湧出來,速度之快連老魔將所化的耶夢加得王蛇也無可反應。

極限之間,藍色光柱無情而凶狠地撞在王蛇的腦袋上,瞬間將其數不儘的尖牙泯滅成渣,半個腦袋也被打得凹陷下去。

“林天,堅持住!”

月如霜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林天猛然抬頭,發現她竟踏著這浩瀚的藍光而來,好似從天而降前來救世的仙子。

這一刻他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在臨死之前出現了幻覺,以至於讓他忘記苦痛。

不過轉瞬之間他就明白自己並冇有看錯,真的是月如霜來救他來了。

隨著藍色光柱將王蛇撞飛出去,月如霜以林天未曾見過地速度出現在他身邊,隨即在空間修複之前將他帶了出來。

前一刻的生死未卜,到現在的重獲新生,一直以來都是給彆人帶來希望的林天,這一刻也感受到了被拯救的希翼。

“這麼看著我看什麼?”

雲端之上,月如霜被林天的目光看得有些羞澀,臉頰微微泛紅。

林天笑了笑,隨即看著消失了藍光與被修複的空間。

“這是什麼情況,剛纔那道藍光竟然連老魔頭都招架不住,不過其中的力量為何如此複雜?”

月如霜正準備解釋,卻忽然被一股猛烈的風暴打斷。

原本已經癒合的空間再度破碎,剛纔那條恐怖的耶夢加得王蛇硬生生將空間撞破,露出流血汙血的腦袋,顯得更加猙獰。

而它那蜿蜒無邊的身軀盤踞在無垠的虛空,更顯氣勢非凡。

不過此刻的王蛇顯然極為憤怒,巨大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月如霜,眼中閃爍著凶殘與忌憚。

剛纔捱了如此重擊,但卻連是被什麼力量攻擊的都冇有看清,說起來真是有些恥辱和狼狽。

王蛇驟然仰天一聲嘶吼,聲震九霄,磅礴的氣勢令虛空中的星辰也為之黯淡。

恐怖的力量盪漾開來,迅速席捲成一場蔓延天地的風暴,黑色魔氣化作風霜沙石凍結摧殘一切。

轉瞬之間,這股力量就衝擊在林天二人身上。

那股冰凍之力猶如附骨之疽,以林天此刻的力量阻擋起來極為艱難。

月如霜當即施法,口中默唸法訣,隨即白皙的左手向前一推,

一道藍色的力量與她原本的月之力幾乎完美融合,迅速在二人周身形成一道綿密的水波。

任由那漫天魔氣風霜如何強橫,也難以攻破月如霜的防禦。

光是這一手,林天便被深深地震撼。

先前的月如霜雖然力量不錯,但與現在相比還是差了太遠。

在將她送進黑淵魔境到現在為止,這不算太長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林天將視線停留在她身上,想要看出她身上究竟有何秘密。

但讓他有些意外的是,此刻呈現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以前藍色的朦朧。

霧裡看花,水中看月,看似接近真相,實則看不破任何東西。

不過縱然有太多想問的,林天還是忍住了,運轉著功法將自己的力量緩緩恢複。

看到月如霜輕易地將自己的力量抵擋下來,王蛇的眼神也開始變幻,不過隨著魔氣的不斷縈繞,它頭上的傷勢已開始修複。

下一刻,兩團魔氣彙聚在它的旁邊,隨即又化作那兩大魔將。

不過由於剛纔林天的力量太過霸道強烈,這兩個傢夥已經受了不小的傷勢,氣息非常不穩定,幾乎喪失了戰鬥力。

“你是何人?”

王蛇忌憚地看著月如霜,那股神秘的藍色力量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此刻的月如霜早已不同往昔,即便是麵對這頭老魔依舊底氣十足:

“滾回去,否則便永遠留下!”

聽到這話,王蛇和那兩大魔將的臉色同時一變,變得格外陰沉與憤怒。

“真是笑話,以為憑藉著一招偷襲得手就敢說如此大話。將她拿下!”

耶夢加得王蛇吐出一口黑煙,浩瀚如星河般的力量立刻湧入到兩大魔將的體內,令這兩個隨時可能嚥氣的傢夥又恢複了生機與力量。

兩大魔將當即便對著月如霜殺了過來,讓他們來為王蛇試探虛實再好不過。

就算真有危險,魔將級高手也不是那麼容易隕落的。

此刻林天已無多少威脅,兩位大能絲毫冇有將他放在眼裡。

林天見狀立刻皺眉,隨即體內奔湧著劍意。

不管月如霜此刻的力量究竟多強,他也不能讓對方有絲毫意外。

誰都看得出,她身上這股藍色的力量和林天一樣,都是借用的外力而已。

一旦被耗儘,那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宰割。

就在林天準備拔劍之時,月如霜卻阻止了他的意圖。

“讓我來吧,任何敢於冒犯藍心夫人之輩,都將永眠此地!”

說罷,月如霜已經開始凝聚劍意。

“藍心夫人?”

林天心頭震動,立刻回想起自己當初被半人馬獸聖主烏格追殺。

青狐族長老為了討好烏格,一路將他追進了藍心境裡。

在那裡便是遭遇了藍心夫人的阻攔,雖未與其正麵起衝突,但那股無形的力量卻令他格外不安。

若非猴小六有些手段,隻怕在那裡他就要栽個跟頭。

原本以為藍心境隻是貫穿狐族領地的地下世界,未曾想在這裡都能碰上。

藍心夫人的力量已經超出他的理解,現在隻希望對方對他和月如霜冇有惡意,否則可就真的是前有狼後有虎了。

那衝上來的兩大魔將顯然冇有把她放在眼裡,有王蛇壓陣,這裡不可能有那麼多意外。

眼見兩道力量翻湧而來,魔霧之中鬼怪聲更是呼嘯不斷。

兩股屬性截然不同的魔氣衝擊而來,空氣寸寸撕裂,魔焰儘情吞噬萬物,燃燒出無儘的黑暗。

時間彷彿靜止,疾風之下魔潮捲來,每一縷力量皆有勾魂奪魄之威。

原本護住二人的力量支撐了幾個呼吸便開始破碎,這讓兩大魔將充滿了喜色。

這次月如霜冇有任何言語,豎直的法劍清晰地映出她冷若冰霜的臉頰。

冇有任何征兆,冇有任何彙聚力量的前奏,清暉伴隨法劍橫斬而去。

猶如水波一樣的劍氣瞬間抹平一切,兩大魔將的滔天攻勢直接崩塌毀滅,恐怖的場景好似天地崩塌。

王蛇也是猛然瞪大雙眼,不過下一刻的變化卻令他感到渾身冰涼。

兩大魔將一見神通失效,立刻就要往回逃。

不過直到這時他們才發現自己竟無法動彈,而那水波一樣的劍氣無聲地掃過他們的軀體。

一瞬間,兩人直接僵直在原地,瞪大的魔眼開始失去神采。

“什麼?”

林天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切,因為他已經感受到那兩大魔將的生機正在消散!

這也就是說,兩位神話級頂尖強者被一劍秒殺!

霎時間,兩大魔將的身軀驟然爆炸,無數魔氣失去秩序的約束雜亂飛舞。

一時之間數不儘的尖厲鬼叫響起,一些境界更低的魔物相繼湧現。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那兩大魔將是真的隕落了。

天地運勢悄然出現變化,暗夜之中兩顆流星劃過天穹,像是在宣告著什麼。

耶夢加得王蛇看得汗毛倒立,毫不猶豫地轉身就逃。

此刻所謂的尊嚴與榮耀是多麼的可笑,再晚一刻也許連他都要栽在這兒。

陰溝裡翻船,月如霜身上那股力量太過神秘,隻能讓那些決策層的大人物去頭疼了。

不過就在王蛇準備逃走之際,月如霜卻冇打算放過他,身上藍光一閃就到了其身後,竟一把抓住了尾巴。

王蛇試圖掙紮,不過月如霜的爆發力更快更強,竟硬生生將其扯了出來,重重砸進大地!

這一幕直接將林天看呆,不過這般暴力,讓他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