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況且,如今這樣的情形,傻子都能看得出來,一旦承認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如果換做是他的話,他也絕對是打死不承認,裝無辜呀。

就這樣,簡簡單單的相信他們了??

不對!!

這可不是淩洛羽的形式風格呀。

而且,他所認識的墨玄塵,也不會這麼簡單單的就被他們說服了。

可是眼下,兩個人一致默認了蓮夫人的說法。

——那就意味著……這裡有鬼啊!

當下,再次看一下淩洛羽,順著她的意思點點頭。

“嗯,你這樣說也很有道理,要是咱們連這個都不相信的話,那接下來就冇辦法合作了,是吧?我信,我也信……”

蓮夫人的神色越發訕訕的了:“黑盒子是我的人不錯,不對,也不能說是我的人,他真的是墨時雨的心腹,那我隻是一個假的……關於黑石空間的事情,他們主仆倆早就有所計劃……”

按照她的說法,黑盒子所做的事情全都與她無關。

追蹤黑石空間這事,是黑盒子早就拿到手的任務,他也一直在做這件事情。

在做事的時候,蓮夫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但她知道的時候,事情已經發生,而且是不可逆轉的。

“說實話,我也是有私心的,因為事情發生的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女人究竟是誰,想著不能讓黑盒子知道我是假的,所以我就默認了這件事情……”

“蓮夫人,不必解釋,我們信你!”淩洛羽打斷她的話,“一切都是天意,冥冥之中都有定數,我們不怪你!”

“如此甚好,請你們相信我……總之,接下來,你們會知道我究竟是什麼樣的!”

蓮夫人求救的目光轉向鹿鳴。

“在這一點上,他最能證明我的心思!我對你們是毫無保留的!”

鹿鳴意味深長的點點頭:“在毫無保留這一方麵,我倒是可以證明……幾位,裡麵請!”

說著,轉身率先前行。

這是一條乾燥冗長的甬道。

甬道的兩側牆壁上鑲嵌著拳頭大小的夜明珠,散發出綠油油的熒光。

“我的個乖乖,這是什麼地方?”風成林摸了摸一顆夜明珠,指甲彈了彈:“這些都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要不然能發光嗎?”鹿鳴似笑非笑,“身為神主,若是用假的也會惹人笑話吧?!”

“那,這隨隨便便的一顆夜明珠,可究竟價值連城,這裡這麼多……價值不菲呀!”

說著,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淩洛羽,丟了個顏色。

“那在這地方的東西,肯定是珍稀異寶啊!”

“對於有用的人來說,這個東西是無價之寶,可是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還不如一張絹紙來的實在!”

前麵的甬道陷入了黑暗,就像是凶獸巨口,在等著吞噬他們。

但是在兩邊的牆壁上,卻多了幾個夜明珠做成的火炬。

鹿鳴率先拿起一個:“為了方便,我建議你們拿起兩個!”

“為什麼是兩個?”風成林反問著,但還是聽話的摘了兩個火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