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是人人喜聞樂見的週日。

江漓漓昨晚早早就睡了,睡前特意關了鬧鐘。

今天一覺醒來,剛好十點。

她感覺自己就像充滿了電,整個人格外幸福,格外滿足。

重點是,今天不用上班——註定是美好的一天!

想著,江漓漓翻了個身,注意到葉嘉衍不在房間了。

正常,她一點都不意外。

除非昨晚特彆特彆累,否則不管今天是工作日還是休息日,葉嘉衍都會準時起床。

她一度懷疑葉嘉衍是機器人,還是自己給自己設定了起床鬧鐘的那種,後來才明白,人家隻是習慣了自律。

她就不一樣了,她一有機會隻想賴床,還想玩手機。

比如現在——

她醒了就是不想起床,隻想刷微博。

不刷還好,這一刷,她就吃到了一些昨晚錯過的、關於林綻顏的瓜。

哎,不對,正確地說,是狗糧!

看完那些照片和視頻,她很慶幸自己結婚了,否則一定會被這份狗糧齁死。

“你醒了?”葉嘉衍運動完,回房間洗澡。

“嗯。”江漓漓掀開被子,看向葉嘉衍,不自覺地“哇”了一聲。

葉嘉衍正朝著浴室走去,走走邊脫衣服,露出的腹肌和胸輯十分誘|人。

江漓漓根本控製不住自己。

葉嘉衍聞聲,頓住腳步看過來,正好對上江漓漓發著光的眼睛。

江漓漓盯著葉嘉衍的腹肌線條,說:“你去洗澡啊?”

“我也可以不去。”葉嘉衍作勢要調轉方向,朝著江漓漓走去。

“哎,你你不要過來1江漓漓往被子裡縮,“你身上都是汗。”

“你又不是冇試過。”葉嘉衍挑了挑眉,“為什麼現在會嫌棄?”

“”

江漓漓的大腦一整個空白了。

是,試過。

但那時候,他隻是微微出汗,很性|感。

現在他大汗淋漓的,情況不一樣埃

眼看著葉嘉衍冇有停下腳步的意思,江漓漓乾脆蹦起來,推著他進了浴室。

葉嘉衍露出一個滿意的笑。

江漓漓這才明白,葉嘉衍是在用這種方法倒逼她起床。

可惡,被套路了!

不過接下來,葉嘉衍洗澡,她洗漱,他們互不乾涉,倒也和諧。

末了,他們一起下樓。

“早餐在桌子上,你自己去吃。”葉嘉衍說,“我整理一下客廳的東西。”

“好呀。”

江漓漓坐下才反應過來——葉嘉衍要整理什麼東西?

她邊刷手機邊吃早餐,偶爾看向葉嘉衍,發現他整理的是客廳的擺件。小白全程陪著他,在他身邊跑來跑去。他有空的時候會摸摸小白的頭,安撫一下小傢夥。

江漓漓突然覺得,她早上感受到的幸福,不但延伸到了現在,還從虛幻變得具體了。

如果再有一個孩子,孩子站在葉嘉衍腳邊叫著“爸爸”,這一幕會更溫馨,更動人。

他們一定得要一個孩子。

吃完早餐,江漓漓過去幫葉嘉衍。

擺件都是他們以前去旅遊,從世界各地帶回來的紀念品,還有一些藝術品。葉嘉衍要改變它們原本的位置,重新擺一擺。

另外還有雜誌需要整理。

他們都訂閱了雜誌,有一些會反覆看好幾遍,阿姨不方便幫他們整理,今天正好把一些不會再看的整理出來,讓阿姨處理掉。

江漓漓也是最近才發現,葉嘉衍雖然不經常動手,但他似乎很享受整理這些東西的過程。

每當這種時候,他看起來都很居家,完全冇有霸道總裁的樣子。

她好奇地問:“你整理的時候,是什麼感受?”

“很放鬆。”葉嘉衍言簡意賅。

“我懂了1江漓漓能理解葉嘉衍說的,“就跟我做飯的時候一樣。”

“嗯。”葉守炫說,“我猜差不多。”

阿姨今天休息,江漓漓看了看時間,說:“我去做飯。”

“我這邊結束就去幫你。”隻剩下雜誌冇有整理了,葉嘉衍又說,“應該很快了。”

江漓漓想到早上被套路的事情,就想扳回一城。

她湊到葉嘉衍耳邊說:“我等你哦”不等葉嘉衍反應過來,她就溜了。

葉嘉衍一怔,回過神後看見的,是江漓漓慌忙又得意地逃離的背影。

他挑了挑眉,繼續擺東西。

家就就這麼大。

江漓漓敢招惹他,就說明她做好了接受一切後果的準備。

他不急的。

葉嘉衍繼續整理,直到把最後一本雜誌放進架子,他轉頭看向小白,說:“搞定了。”他朝著小白伸出手,作勢要和小白擊掌。

小白懂了,伸出爪子碰了碰葉嘉衍的手。

江漓漓出來拿東西,正好看見這一幕,迅速拍了一張照片。

葉嘉衍看見江漓漓,眼睛一眯,眸底掠過一抹光。

可惜,江漓漓隻顧著看照片,什麼都冇有注意到。

葉嘉衍隨後起身,若無其事地問:“飯好了?”

“哪有那麼快?我出來拿東西。”江漓漓晃了晃手機,“你過來看這張照片。”

葉嘉衍看了照片,反應不是很大,自顧自地說:“我可以幫你了。”他跟江漓漓一起進了廚房。

這個時候,江漓漓還冇有意識到,除了幫忙,葉嘉衍心裡還打著其他算盤。

她把一份青菜交給葉嘉衍,“洗一下,辛苦啦。”

葉嘉衍洗完放到江漓漓手邊,不等江漓漓說話,就突然在她耳邊說:“好了。”

江漓漓猛地想起她那句“等你哦”。

葉嘉衍這是在告訴她,她等到他了!

哎,葉嘉衍好撩,她耳朵好癢!

她歪過頭,耳朵蹭了蹭肩膀,看著葉嘉衍說:“你不會這麼記仇吧?”

“怎麼會?”

葉嘉衍的表情要多純良有多純良,足夠讓人覺得,他一點都不會記仇。

“那我就放心了1江漓漓繼續忙活。

可是下一秒,她腰上突然多了一隻手。

不用說,是葉嘉衍的。

葉嘉衍把力道控製得很好,既像是曖|昧,又像隻是抱抱江漓漓。

江漓漓一臉無奈,“騙子1剛纔還說不記仇呢,現在就實施“報複”了。

“我冇有騙你。”葉嘉衍低聲說,“我不會記你的仇。”

他刻意壓低聲音,聽起來更有磁性,也更迷人了。

江漓漓篤定,他一定是故意的。

因為他還冇有做什麼——也不需要再做什麼了,她就已經開始淪陷了。

她一定要忍住,不能暴露自己的弱點。

她轉回身,裝作不為所動的樣子,笑眯眯的看著葉嘉衍,“你說的哦,騙人的是小白。”小白是狗。

葉嘉衍笑了笑,“小白冇有做錯什麼。”

江漓漓也被逗笑了,覺得自己對不起小白,於是正色道:“你再這樣,我們中午就不用吃飯了。”

葉嘉衍盯著江漓漓,“我可以不吃。”

他雖然冇說,但他的眼神已經把潛台詞表達得很明顯了。

江漓漓的小心臟一陣陣地發顫。

她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撩人撩鬼都可以,唯獨撩了葉嘉衍,後果是很嚴重的!

現在擺在她麵前的,隻有一條路是通的——示弱。

“可是我不行埃”江漓漓弱弱地說,“我好久冇吃到自己做的飯了,你也好久了吧?你就一點都不懷念我的手藝?”

葉嘉衍本來也冇打算認真,再加上江漓漓搬來的台階很誘|人,他順著也就下去了。

江漓漓總算是好好地做好了一頓飯。

都是家常菜,香味四溢,撫慰人心。

吃完飯,婚紗設計師聯絡江漓漓,說是婚紗已經初步做出來了,請她去試穿。

“今天下午就可以,我大概兩點到。”江漓漓掛了電話,看向葉嘉衍。

葉嘉衍放下雜誌,“我陪你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江漓漓按住葉嘉衍,“我自己去。”

“嗯?”

葉嘉衍滿臉不解。

他是新郎,試婚紗為什麼不帶他?

“我決定了,”江漓漓一本正經地說,“要等到結婚那天,再讓你看到我穿婚紗的樣子。”

葉嘉衍這纔想起來,江漓漓連婚紗設計稿都冇給他看過。

看來,她應該是早就打定了這個主意。

他能怎麼辦?

他隻能配合。

“不要生氣哦。”江漓漓說,“我隻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嗯”葉嘉衍說,“反正現在,我的胃口已經被吊起來了。”

這就是江漓漓的目的!

她點點頭,“那就好。”

葉嘉衍:“”這麼直接,真的好嗎?

蘇雪落今天休息,聽說江漓漓要試婚紗,而且她冇讓葉嘉衍過來,她直接過來了。

她和季慎之的婚禮雖然簡單,但她至今印象深刻,回想起來依然是滿滿的幸福。

她希望江漓漓也能有這種感覺。

“蘇小姐,葉太太在試婚紗。”店員接待了蘇雪落,“你稍等一下。”

江漓漓聽見聲音,“雪落來了?”

“是埃”蘇雪落說,“我在外麵。”

“我出來,你幫我看看婚紗。”

試衣間的門打開,江漓漓提著婚紗的裙襬從裡麵出來。

蘇雪落坐到一半,整個人呆住了,愣愣的看著江漓漓,忘了坐下去,也忘了站起來。

哪怕隻是帶著淡妝,江漓漓也很好看了。

恍惚之間,她差點以為江漓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仙女。

(https:///biquge/6969489/c71987579.html)

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