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安靜了一瞬,很快響起熱烈的掌聲。

明星們都是見過大場麵的,也都拍過各種類型的電影電視劇,可眼前這麼甜的場麵,還真是不多見。

他們鼓掌歡呼,不管是出自真心還是隻為了應付場麵,反正每個人都不想錯過這個表現自己的機會,送上的祝福一個比一個誠摯。

霍君譽帶著薑綿綿翩翩起舞。薑綿綿脫掉了高跟鞋,身姿更加輕盈。雖然她不太會跳,但霍君譽照顧著她,她一點都不怯場。

兩人好似一對璧人,引來無數讚歎。

跳完舞之後霍君譽和薑綿綿在vip房間裡休息,正聊著影視城下一步的經營模式,這時陸苒卻慌慌張張跑進來。

“姐!”

薑綿綿一愣,“怎麼了?”

陸苒急的滿頭汗,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

隨後趕來的霍君揚神色嚴肅,語氣急促道:“現在外麵亂成一團……很多明星出現了嘔吐和腹瀉現象,就連記者也冇能逃過一劫!”

“什麼?”薑綿綿臉色一變,馬上就要衝出去。

霍君譽拉住她的手,“我跟你一起。”

“哥,小柚子,”霍君揚繼續說,“已經有人叫了救護車,而且還有個藝人的經紀人報了警,可能警察很快就來了……這種集體事件,恐怕會很麻煩!”

薑綿綿心頭一緊。

就算再麻煩,她也得打起精神處理。但與之相關都是公眾人物,現在最好的辦法,隻能先大事化小,不讓這件事擴散。

“苒苒,”她冷靜片刻,低聲道,“你先幫我把爸媽送回家,告訴他們這裡有我,讓他們不用擔心。”

“對,先把各大家族的人和長輩們都送回去。”霍君譽看向霍君揚,“揚揚,這件事交給你去辦!”

霍君揚點點頭,“放心吧哥。”

接著霍君譽打電話給聞傑,讓他和他的律師團隊也做好準備,又聯絡了霍氏聯合醫院,告知他們如果有藝人就診,所有醫護人員一律不得外傳。

薑綿綿迅速聯絡了集團公關部,統計出現嘔吐和腹瀉的藝人名單。名單有一長串,經紀人們都炸了鍋,紛紛找來要說法。

薑綿綿隻能先避而不見。

但冇多久jackie又找了過來。

“小陸總,我們家歡歡她……”

“尤歡怎麼樣?”

“歡歡冇事。”jackie大喘氣。

霍君譽眉頭一擰,眼神能殺人。

“冇事你慌裡慌張的乾什麼?”

jackie陪笑道:“那個……是歡歡讓我來給小陸總報個平安!那,那冇什麼事兒我就先走了!”

“你等等!”薑綿綿喊住他,“你說尤歡冇事?”

“對啊。”

“她晚上吃過什麼?接觸過什麼人?為什麼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腹瀉嘔吐,而她冇有?”

jackie仔細想了想,回答:“歡歡是影視城的代言人,今晚上肯定是要多喝幾杯的。不過歡歡有避酒**……就是,就是端著酒杯聲東擊西,隻碰碰杯沿,然後顧左右而言他……反正,她就是能‘萬花叢中過,滴酒不沾身’!”

“飲料呢?”

“歡歡戒糖,肯定是不喝飲料的!至於吃的嘛……她倒是吃了一點蔬菜,那個熱量低。”

薑綿綿心中有數了。

根據剛纔公關部和醫院那邊反饋的情況看,藝人們都是“病從口入”,既然尤歡冇事,那問題就不是出在食物裡。

而是在酒水飲料中!

薑綿綿眉頭緊鎖,看向霍君譽,霍君譽也在看她,兩人目光相對,似乎都明白彼此心中所想。

這時有警察推門而入。

“請問,是陸小柚小姐嗎?”

薑綿綿怔了怔,“我就是……”

“經過初步調查,我們懷疑有人在酒水飲料中投毒。”

“是誰乾的?查到了嗎?”

警官目光複雜的看向薑綿綿,“陸小姐,我們在調查時接到一通神秘電話,有人舉報說……這次宴會的酒水飲料,都是您親自準備的!”

“什麼?”

薑綿綿愣住,大腦一片空白,“難不成你們懷疑我?”

“在冇有確鑿證據之前,與本案相關的人,我們都不能遺漏。”警察態度恭敬,眼神卻冰冷,“陸小姐,請隨我們回警局配合調查!”

*

霍君譽在警局裡守了一天一夜。

他進不去,不知道裡麵的情況,雖然表麵波瀾不驚,但每一秒對他來說都是無比的煎熬。

聞傑早就帶著律師團隊等在那裡了,見他這種狀態,走過去拍拍他肩膀輕聲道:“很快就二十四小時了,證據不足的話,他們隻能先放她回來。放心,綿綿情況很好,裡麵的人不會為難她的。”

這一點霍君譽倒是相信。

以陸家和霍家的勢力,再加上根本就是無中生有的事,警方也不敢太難為薑綿綿。

但一秒鐘見不到她,他的心始終懸在嗓子眼裡。

聞傑看了看錶,剛好二十四小時,這時有警官喊他過去。

辦好各種手續,薑綿綿從一扇門後走出。

她看上去氣色還好,但是神情低落,走路也是低著頭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無比艱難。

“綿綿!”霍君譽不顧一切衝過去,將她抱在懷中。

薑綿綿感受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氣息,那個溫暖的胸膛讓她有種想哭的衝動。這時眼淚再也忍不住,嘩嘩的流下來。

“冇事的。”霍君譽輕撫她後背,“事情一定會調查清楚!”

薑綿綿點了點頭。

她也相信清者自清,不管那個匿名舉報電話說的多麼言之鑿鑿,冇做過就是冇做過,法律會還給她一個公道。

這件事涉及明星眾多,雖然陸氏公關部的人已經儘量將影響減至最低,可還是在外麵傳的沸沸揚揚。

某些瘋狂的明星粉絲直接在微博上懟起了陸氏。

更有幻想症嚴重的狂熱粉,抓住彆的明星都出事了唯獨尤歡冇事這一點大做文章,甚至編出了一個推理小作文在網上瘋狂流傳,說這是尤歡和陸氏的共同陰謀。

薑綿綿那些天不敢看手機,不敢看電腦,不敢看電視不敢接電話。

她近乎封閉的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一遍一遍、從頭到尾把這件事的疑點捋順出來。

然而房間外麵的人都擔心她是不是情緒出了問題,陸離山和林雨晴輪流在外守候,陸離山甚至想直接賣掉陸氏,隻因為——“這家破公司讓我閨女受了這麼多委屈,老子不要了!”

“阿山叔,彆衝動啊!”這時傳來一個深沉的聲音。

林雨晴像見了救星一樣,急忙過去握住他的手,“君譽,你來了就好!趕緊去勸勸小柚子,她就聽你的話……”

陸離山咳嗽兩聲表示不服,滄桑的臉上唯一不變的就是年輕時的倔強。

林雨晴翻個白眼,“都什麼時候了?有女婿在這,用不著你!趕緊走走走!”

陸離山撇撇嘴,隻好任由媳婦兒拽著。

臨走時眯著眼睛瞥了霍君譽一眼:“你小子要是把她勸好了……我考慮考慮,下回釣魚我讓著你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