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鴻輕道祖、宋皇趙匡明、血麒魔尊等人打交道多了,張東雲如今已知不少密辛。

主宰,宇宙內外,世間一切魔道修行之至強者,萬魔之祖,亦是萬魔之首。

如同道尊之於道家而言乃萬法至尊,元初之初,主宰便是窮儘魔道一切變化,立於最後終點的存在。

血麒魔尊、金烏魔尊、鬨海魔尊等一眾巔峰天魔,於主宰麵前,脆弱無力如孩童。

當初血麒魔尊入無敵城範圍內,成為第十七境強者中第一個犧牲者,彼時他麵對無敵城難以抗拒的力量不禁歎爲觀止,腦海中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莫非長安城背後其實站著主宰?

長安城冇有。

但雷瀚之妻澹開雪背後,確實站著主宰。

參照稱呼,雙方關係超乎想象的緊密,同時又極為神秘。

不論東方蒼天還是東南陽天、南方炎天,都冇聽到過相關風聲。

哪怕是跟葉青鵬、澹開雪聯手的金烏魔尊,對此亦毫不知情。

雷瀚昔年積累極為豐厚,張東雲又利用無敵城為他彌補缺失,做最後助推。

於是厚積薄發,突破至第十五境後,雷瀚離開長安城,於外界新近再次突破,成功臻至第十六境,同時修成武道古帝和魔道混沌霸主。

一身強橫實力,加之有效的針對,連可以匹敵第十七境人皇的葉青鵬都無心與雷瀚多糾纏,躲避遁走。

若非澹開雪中途打岔,葉青鵬還冇那麼容易脫身。

隻是以雷瀚如此強橫,依然被澹開雪隨身接引法門輕描澹寫擊退,毫無突破機會。

有如斯手段者,也就道尊、主宰他們這寥寥幾位。

葉青鵬利用仙蹟碎片佈置陷阱,同樣源自澹開雪師尊主宰的手筆。

隻是,葉青鵬切實聽命於主宰?

雖然有澹開雪在東南陽天大齊神朝葉青鵬禦下位列上柱國,但張東雲心底仍隱然有一絲懷疑。

說不清,道不明,不全是由於認為葉青鵬不會再甘居人下。

不過,對如今修為通玄的張東雲來說,有此感觸,即便無因,也往往證明確實有問題存在。

“是這樣嗎?”

張東雲目視虛幻的三首六麵,微笑問道。

對方老、中、青三張麵孔,同樣微微一笑,卻不言語。

虛幻光影,徐徐無聲消失。

張東雲本不指望對方,站起身來活動一下脖頸,在宮中緩慢踱步思考。

在他身旁,一幅光影幻境中,浮現雷瀚的視野。

“二妹在北方玄天。”張東雲邊踱步邊開口。

雷瀚聽到張東雲的聲音,似是毫不意外,神情不見半點波動:“那我便先去北方玄天一趟。”

說罷,當即轉向。

張東雲不在意自己行徑會否讓雷瀚忌憚,繼續問道:“你信她所言?”

雷瀚“嗯”了一聲,並不多言。

“量力而行。”張東雲說罷,便不再開口。

雷瀚恨不得把澹開雪大卸八塊,但卻信其所給訊息。

其中奧妙,恐怕隻有當事人才清楚。

不過話說回來,他也不曾質疑張東雲指路……

“祖神……嗎?”

張城主搖頭,思緒到了另外一邊。

如果澹開雪給的訊息為真,那秦凰還當真是有大麻煩了。

祖神,便是萬靈之祖,甚至可稱眾生之祖。

包括人族。

除了少數有限先天生靈,後天眾生皆源自祖神開辟宇宙,是以又有開天祖神之稱。

傳聞中,這位大老並不排斥魔道修行,與萬魔之首主宰亦非交惡關係。

但悠悠萬古,這世間也確實不曾出過修行魔道鳳凰之變的頂尖高手。

莫說“魔後”秦凰如今第十七境的巔峰天魔,傳聞中連第十五、第十六境修行鳳凰之變的天魔都冇有。

“二妹這是開天辟地以來頭一遭了。”張東雲歎息。

要是真惹著那位,難怪秦凰一直不肯回,甚至可以說是不敢回東方蒼天。

如此禍患,秦凰當然不想帶回給友人,這已經超出有難同當、同舟共濟的範圍。

畢竟那是立於寰宇最頂尖的幾位存在之一。

不過話說回來,事情要真是這樣,麵對祖神,秦凰這些年來一直冇有落網,她的本事著實不可小覷。

當然,這也跟她低調行事有關。

麵對祖神,雖然尚自由,但秦凰隻有一路不停跑路和隱藏的份兒。

不知她有否留心東方蒼天,新崛起一座長安城?

“大哥,葉青鵬逃脫,我們下一步怎麼做?”和張東雲一起回城的宗天璿步入大殿。

張東雲笑笑:“有事也是我們幾個的,你接下來放心閉關潛修。”

宗天璿也微笑,早對張東雲的眼力不以為奇:“還要多謝大哥。”

張東雲特意安排她旁觀自己同鯤鵬族長風淵、梁皇等第十七境強者交鋒,令宗天璿獲益匪淺。

本就積累不薄的她漸漸也望見更進一步的道路。

此次閉關潛修時間不定,但最終一定會推開那道最後的大門,踏足時光長河,登臨古帝境界。

宗天璿臨走前,張東雲也不瞞她,簡單描述秦凰、雷瀚相關訊息。

旁邊幾個光影幻境,亦溝通李書樓、蘇破、敖空、沉和容四人。

“二姐竟然碰到這麼大的難關!”敖空口中傳出磨牙聲,但不再發言,耐心等自家老大安排。

“北方玄天那邊,先交給五弟,驗證訊息真假,十二妹做好準備支援他。”

張東雲首先吩咐:“四弟走一趟中央鈞天,繼續刮葉青鵬下落。”

因為對手的緣故,就算想幫秦凰都不容易。

麵對祖神,以秦凰之能都隻能勉強跑路。

所以就算想搭把手,最起碼的自保能力也要求兄妹幾個有第十七境的修為。

藉助係統幫助和個人藝業,目前隻有李書樓、雷瀚、沉和容三人達標。

張城主自己都還差一境,不過他有他的辦法。

至於蘇破、宗天璿、敖空倒不著急,三人都已經站在第十六境門口,指日可待。

“七弟給四弟搭把手,十弟同我一起行動。”張東雲最後說道。

參照傳聞中的名聲,除了秦凰本人外,開天祖神其實未必會管長安城眾人。

更讓張城主提防的是,主宰。-